4000多年前他們吃粟不吃米

发布日期:2021-11-25 12:12   来源:未知   阅读:

  烏東德水電站建設文物保護項目自2017年啟動后,於去年已全部結束田野考古發掘工作。這不僅是繼三峽大壩建設后全國最大的庫區考古項目,也是我省規模最大的考古項目。整個田野考古發掘面積達13.48萬平方米,發現遺跡5600多個﹔出土小件器物7322件(組),小件外的文物標本約8290件(組),陶、瓷器殘件數以萬計。

  7月20日,《四川日報》發布了白鶴灘庫區考古發掘成果,引發公眾關注。在金沙江下游水電規劃四級開發中,烏東德水電站位於白鶴灘水電站上游,也是這四級水電站中最上游階梯的水電站,在這裡,同樣有豐富的考古成果發現。

  記者從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一系列田野考古成果,都証明早在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位於橫斷山脈南部的金沙江中下游區域已有人類聚集繁衍,並先后延續了約2000年。通過研究分析,基本能揭示出這一區域早期的文化特征和社會形態。

  烏東德庫區考古四川段,主要涉及涼山州會東、會理2個縣和攀枝花市鹽邊縣。2017年,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涼山州博物館、會理文管所等單位對該區域進行大規模考古發掘。在猴子洞、馬鞍橋、大劈山等古代遺址中,發現了豐富的考古成果。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所所長、烏東德項目主要負責人劉化石介紹,一方面,從數量上看,600余座,這是西南地區發現石棺葬數量最多的單個考古項目﹔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採用碳14等手段測定發現,這些石棺葬比以往四川所發現的石棺葬的時間提前了1500年以上,是目前全省大規模發現的最早的石棺葬。“過去發現的石棺葬年代主要是戰國時期至漢代,而此次則將其出現時間提前到了新石器晚期,距今4000年以前。”劉化石說,這個發現,對於探索石棺葬這種葬俗的起源,有著非常重大的突破。

  此次發現的石棺葬,與四川其他地區所發現的石棺葬的形制大體上相似,也有少數比較特殊的墓葬形式,比如有不少是三四個或者五六個墓葬小范圍集中分布的“組團式安葬”,其中還發現了多座合葬墓。有一座合葬墓,根據人體骨骼學研究判斷,分別為一男一女,男性30多歲,女性10多歲,判斷為夫妻合葬墓。“這些說明,在當時,已經出現了以家族或者家庭為基本單位穩定的社會組織形態。”劉化石說。

  劉化石告訴記者,在烏東德庫區考古時,對大劈山墓地首次採取了整體揭露的方法,整個發掘面積達到4000余平方米,發現石棺葬200余座。

  大劈山位於金沙江支流城河河畔,北為陡坎,南與小營盤山石棺墓葬群相連。大劈山上的墓葬多為東北朝向,逝者頭朝山坡高處,腳向城河。“通過對墓地的整體揭露,可以弄清楚當時古人對於石棺葬墓地的規劃、布局和埋葬習俗等。”劉化石說,通過墓葬形制、大小、分布以及隨葬品等可以判斷,當時的社會已經形成了一定的階級分化,但分化不算太懸殊。

  讓考古人員興奮的是,除了600余座石棺墓葬,還發現了保存相對完好的400多具人體骨骼。“在南方,由於潮濕、地下水豐富等原因,人體骨骼不易保存。這次發現如此大批量保存完好的人體骨骼,實屬難得。”劉化石解釋。

  隨著考古學的發展,多學科合作下,人體骨骼可以揭示出不少秘密。在烏東德庫區考古中,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吉林大學、西北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山東大學等科研單位和高校積極開展了以科研項目為依托的多學科綜合研究,取得了不少重要收獲。

  劉化石介紹,針對發現的人體骨骼的研究仍在持續進行中,目前已有不少成果逐漸顯現。“這些人體骨骼,大部分年齡都在30歲至40歲之間,說明這是當時的人均壽命。”劉化石說,同時,通過骨骼同位素研究、動植物考古研究,揭示出當時人群的食性為雜食,食物以農作物素食為主,兼具牛、豬、羊等動物肉食。“說明當時已經形成了以穩定的農業種植為主,兼具狩獵、捕魚的生業形態。”

  不過,特殊的是,過去發現的農作物以南方較常見的水稻為主,而這個區域的古人們主要種植農作物卻是在北方更為常見的粟,這是一種旱作植物,與水稻種植非常不同。“粟的種子從哪裡來,他們又從哪裡掌握粟的種植方法?涉及的區域氣候與自然環境、種業和生產技術、跨區域的文化交流或人群遷徙等問題,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劉化石說,而要解答這些問題,需等待下一步的研究。

  同時,研究團隊還在這批人體骨骼中,提取到了非常珍貴的DNA樣本,通過比對發現,這些DNA樣本與青藏高原人群有很大關聯性。“隨著進一步的研究成果,或許就可以弄清楚當時的人們究竟從哪裡來,又到何處去這樣的重要議題。”

  考古人員還在這批人體骨骼中,發現了一種奇特的葬俗——割肢葬。有一些人體骨骼,頭部被割下放到胸部位置,也有一些人骨上發現石質箭鏃,箭鏃深深扎進骨頭裡,最多的一具人骨上發現了21個箭鏃。考古人員判斷,在當時,部落間可能為了爭奪資源等原因發生過激烈的沖突,這些人群個體正是在沖突中死亡,被近距離射殺。

  在烏東德庫區考古大規模啟動之前,考古人員就對地下文物保護工作完成了庫區地形測繪、庫區文物點復查、普探工作。“當時,我們就預感到,這裡應該會有豐富的發現。”劉化石說,經過幾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如今烏東德庫區的考古成果,比當初的預想更為豐富,已經能基本還原出當時古人社會生活的一幅圖景,基本揭示出橫斷山脈這一區域早期的文化特征和社會形態。

  金沙江中下游區域上接青藏高原,下通雲貴高原,這裡大部分都是高山峽谷,一直被認為是一條天然的民族遷徙通道。在這個區域,考古人員發掘出土陶器、瓷器、石器、銅器、鐵器、骨器、貝器等各類文物,發現了灰坑、水溝、房址、窯址、灶等各種遺跡,其中會理猴子洞遺址,還發現了最厚超過1米的新石器時代文化層的堆積,說明在這裡,古人群生活的時代跨度非常大。

  據了解,根據測定,這一區域遺跡從新石器晚期至明清時期,前后延續約2000年。基於此,劉化石用了幾個關鍵詞來總結這幅圖景:穩定的定居生活,以農業種植為主,具有一定的階級分化,出現了類似家族、家庭為單位的社會組織形態,在這裡的文化形態具有非常強的區域特征,但同時也與青藏高原、雲貴高原的古代人群有著一定聯系。

  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金沙江流域——遠離黃河流域的地方,一群人已在此生存繁衍,也為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學說再添証據。

  作為全省最大規模的考古項目,烏東德庫區田野考古十分注重公共考古的探索,率先積極探索全面數字化管理系統,全面提取考古對象及周邊環境地理空間的數據信息。每一件出土文物,都有三維坐標,通過數據系統探索復原烏東德庫區考古項目的遺址分布形態和各種古代信息。

  “接下來我們將推進在會理建設在攀西地區的首個考古工作站,開展田野資料整理、文物

  修復和研究等,並且向社會公眾展示考古成果、有效利用文物與公眾進行積極互動。”劉化石說,隨著后續實驗室研究等工作推進,預計接下來3-5年,還將有重要研究成果發現,可以進一步解答大家所關注的眾多問題,包括金沙江中游地區

  文化遺存的分布、聚落結構的研究、橫斷山脈走廊民族遷徙與融合等。(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吳夢琳 考古圖片均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