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谈范跑跑:他是当天最后离开学校的人

发布日期:2021-11-25 12:11   来源:未知   阅读:

  汶川地震后,经历了暴风骤雨般舆论谴责的范美忠又在教师这个岗位上坚持了7年,而后他与妻子双双辞职,开始过上著书讲学,带儿教女,悟道修心的生活。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时,时任光亚学校高中教师并正在课堂讲课的范美忠,从距离震中15公里的教室丢下学生先行逃生。随后他在网上发文记述此事,在文中告诉对他感到失望的学生,他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除了女儿哪怕是母亲也不会管,“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范美忠用这一段虚构的对话,将自己送进了舆论的漩涡。由知名网友五岳散人创造的“范跑跑”一词,成为他此生难以揭除的标签。谩骂如暴风雨般袭来,母校北大声称以他为耻,教育部公开表态要吊销其教师资格证。2018年4月,北京时间记者来到成都寻访范美忠,了解他十年的生活和变化。

  黑色运动外套搭着的灰色牛仔裤,裹着一个干巴巴的身体,一头茂密的黑发下是一副1000度的近视眼镜,眼神疲惫、面容憔悴,今年已经46岁的范美忠面色上与一般中年男人没什么不同。汶川地震十年后,曾“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信徒范美忠说,他已皈依道家,走向平静。看上去,范美忠似乎变了,只是仍然拒谈当年。但在范美忠曾执教10年(震前三年、震后三年)的光亚学校校长卿光亚看来,范美忠这么多年并没有变化,依然是那个尖锐、执拗而正直的人,集合了懦弱、无耻、缺乏责任心等评判的“范跑跑”,只是当时舆论刻意制造的一个靶子,以排解人们被地震淤积起来的负面情绪。

  卿光亚记得,地震发生那天,他正在给老师们开会,感觉到脚下剧烈的震动,就和老师们按照之前演练过无数次的预案,一起向预定的避难场所——学校中的操场奔跑。在操场上,他见到了带着他的孩子赶来的小学部老师,也见到了范美忠。范美忠问他,“光亚学校的房子怎么一间都没有倒?”他则回答:“我们学校的房子修得像碉堡,怎么会倒?”之后,范美忠则和学校其他教师一道,清点学生人数,了解地震情况,组织有序转移。卿光亚特意强调,范美忠是当天最后一个离开光亚学校的人,“他搭乘一个学生家长的车返回的成都市区”。光亚学校的抗震救灾有序进行,不久即恢复了教学秩序。直到地震10天后,范美忠抛出了那番言论,再次把学校带入了舆情地震。之后发生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北大声称以有范美忠这样的毕业生为耻,教育部则公开表态要求吊销其教师资格证。命令层层传达到都江堰市教育局,迫于压力,卿光亚声称已将范美忠开除,但实际上,他们只是解除了劳动合同,把工资变成了补助。人还留在学校。为了让范美忠继续任教,卿光亚甚至亲自开车去成都市区,把暑假期间的补助送到了范美忠手中。